德国工业设计的底气来源于哪里?

首页    德国工业设计的底气来源于哪里?

1945年,德国威斯巴登战争结束,战后工业复苏。在德国,如果你要问工业设计等于什么?有人会回答你工业设计=博朗。

作为工业设计专业的从业人员,我在研习工业设计史时明显感到标杆性企业或某个标杆人物,推动着整个设计的发展,其中以博朗和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令我印象深刻。

博朗有接近100年历史,而现代工业设计史也不过才100多年的时间,剃须刀作为博朗的王牌产品,国内居然很少人认真研究过,这让我感到很惊讶。据我所知,设计师要学习工业设计时都会选择研究博朗的剃须刀和Rams的相关设计哲学。

苹果设计的灵魂人物(如今已离职)乔纳森·伊维称Rams是他的榜样和灵感来源。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也说:“Rams是第一个工业设计师,也是最后一个工业设计师,因为他把所有工业设计师应该做的事情做完了。”

来自https://www.theschooloflife.com/thebookoflife/dieteR-Rams/

究竟什么是好的设计?Rams曾经问自己。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Rams归纳了他认为好的设计应当满足的十条要求,也就是著名的“设计十诫”。这十条诫命历久弥新,被奉为设计的至高准则。我们可以看看Rams是如何用设计十诫来完成他的作品。

好的设计应该更容易被读懂

首先试想一个生活场景:当你购买了新的产品,为了教会你产品的使用,设计师费了很大的心思,最后以一本说明书的形式呈现给你。可是,你有多大的意愿去逐行逐字的去翻看?早在几十年前,Rams就为我们想到了这一点,“设计十诫”其中一条是“优秀的设计使产品更容易被读懂(Good design makes a product understandable)”。也就是说,优秀的设计让产品的结构清晰明了。更强大的是它能让产品自己说话,最好是一切能够不解自明。

Rams认为,产品要实现用户能在不看说明书的情况下,至少可以进行基本操作。博朗ET66计算器,设计于1987年,至今仍然经典。这里要强调一下,任何对设计的评论要放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来看待。ET66之前,计算器所有按键包括功能按键(开关),数字按键,以及算法按键(加减乘除),生硬的排列在一起,没有任何的层次关系,让人无从下手不说,还特别容易按错:

博朗ET66大胆去掉一些必要元素,同时彻底摒弃分散视觉的杂乱元素,将按键根据自身属性不同进行分组处理。这样用户就可以立即明白每一行按键的功能。

正如Rams所说,好的设计不会过时,这款计算器目前仍然在卖。有趣的是,第一代iPhone(2007年)计算器界面也存在此类排布和设计元素。

ET33袖珍计算器/1977年

这种把人类行为习惯融入设计中的例子,在博朗早期的剃须刀里也有体现。1898年乔治·纽曼(Georg Neumann)出生于德国Chorin科林,他成立了Georg Neumann (Neumann)公司, 专业从事录音话筒的研究与生产,他的CMV3是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可用的电容麦克风,在二战期间,德国的公共事件的历史照片上经常经常看到它的身影。

博朗发现绝大多数用户使用剃须刀的时候拇指会不由自主地放在中间,就像他们使用话筒一样,所以博朗5系剃须刀刀身上设计了圆形的开关,还有椭圆的旅行锁,延续了消费者使用麦克风的习惯。到了今天的9系列剃须刀,在人机工程学驱动下,博朗通过采用锥形设计,让消费者在剃须时将手和手指稳定在最理想的平衡位置,仍然保持了设计的自然与中性。

设计应该是从内到外

Rams一直反对盲目地创新,因为这是一种伪创新,最终得到的只是形式的叠加。进入新世纪,消费主义横行的今天,产品外观花样繁多,很多在外观上刻意讨喜用户的产品,往往秀而不实,像手机这种产品甚至出现了两三个月就要换一换,俨然就像一个快消品。Rams觉得我们必须摆脱这种物质丰富的「泡沫文化」,作为设计师,在选择产品时,除了外观,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审视产品的内在。我很钦佩博朗依旧坚持着Rams的设计理念,即产品设计要从内在开始,由内到外进行设计。

图片来源于《迪特拉姆斯纪录片》

现代主义“功能决定形式”的信条在如今已无法得到消费者的共鸣,毕竟这个市场似乎证明了样式设计更能得到消费者的青睐。这其实是源自美国的样式主义设计策略的阴谋:不断推出新的外观样式,使原来的产品过时而迫使消费者不断更新,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而我认为,真正有责任感的设计师和企业是综合考虑人、环境、资源,着眼于长远取得三者平衡。这一切都要求企业由内而外进行设计,以技术和材料创新为根本,设计含蓄而又内敛,不盲从市场,从讨好消费者转变为引领消费者。

20世纪末,干式剃须刀技术到达瓶颈,当人们普遍认为”连上帝都无法取得突破“时候,博朗推出了专门清理胡渣的清洁中心系统。Syncro剃须刀提供了彻底的清洁方案,该系统由13厘米高的清洁设备组成,电动剃须刀可插入其中,设备的底座是可替换的暗盒,暗盒有循环液体,这样一来,消费者就可以清理剃须后残留在刀内的胡渣,这意味着过去十年消费升级浪潮中,男士从剃干净胡须升级到皮肤呵护。

不仅如此,博朗还发现很多消费者在剃须过程中容易触碰到敏感皮肤,2013年,博朗开发出°CoolTec冰感剃须刀,冰感系列甚至能在2分钟内降低20度,带走剃须过程中产生的热量,显著减少剃须时的灼热、发痒、泛红、干燥、皮肤紧绷等种种不适,这使产品设计里面的实用主义得到完美的应用。

我在研究博朗产品外观的时候,基本不会看到有过大的Logo霸占产品本身的情况,像M31系列这种剃须刀,从中间到顶部以对称的方式逐渐变细,像握住一块光滑的石头;黑色主导了产品的基调,沉稳而厚实,这种纯色系列的应用在苹果的设计中屡见不鲜。

让我感到惊艳的是博朗5系的剃须刀,它的外观加入了红色线条点缀,这种经典的红黑跑车配色风格瞬间就激发起男性用户想要去掌控并驾驭的欲望。

结语

产品必须通俗易懂,实用并优美,对Rams来说,他一直坚信设计是为我们服务的,不是奴役我们的。他现在最担忧的是设计对人与人之间的影响,比如手机上的信息过多,让我们不再互相深情地看着对方。

2020年8月13日 13:53
浏览量:0
收藏